原来打动人心的歌词文案是这么写出来的

时间:2019-07-04

  但事实证明,这种“别人看起来很平常但自己觉得很美好的经历”,依然能引发很多人的共鸣,它所勾勒出的画面能一秒把我们拉回曾经那间教室、让我们回忆起某个人。 而“今天珍重谁知道是真是梦,明天过后是解答或解脱,如果你在幸存的平行宇宙,该怎么做该怎么活请你对自己说”则是在提醒我们,无论未来如何都应该珍惜当下。 在某种程度上说,人人都可成为创作者。因为每个人都有印象深刻、值得被记录的经历,而且对很多事情都会产生表达欲。有时候这些平淡而朴素的日常画面,或者对某些事情的深度思考,就是绝佳的灵感来源。 当思绪被拉回到现在,在经历世事变迁后,发现大家的状态变成“人随风飘荡,天各自一方,在风尘中遗忘的清白脸庞”。所以高晓松说,“这个我写不出来,这个就是朴树”。 在这里有升学攻略、教育信息、家教指导、学习资料,还能互动查询,了解本校优惠,如此神器,还不快快订阅! 读书同样是吴青峰的灵感来源。尽管工作很忙,但他会在化妆、乘车等一切可利用的时间看各种类型的书。而且他越忙越有灵感,会把想法随手记在笔记本或书上。青峰觉得“我的书没法借给别人”因为里面都是自己的涂鸦批注。 读书也是独自思考的好时光,所以他会写出“给自己一些从来没有过的宁静快乐,季节已老去的岁月化成蝴蝶都飞翔在我的房间,向时间交换来的新语言和心上的山水说声谢谢,面对着那些不美的世界都不想不去挂念”。 这些歌词到现在也不过时,依然具有穿透人心的力量。后来真正从事文案才逐渐明白,歌词也是一种文案,它们有两大共通之处:目的都是打动人心,困境则是如何保持灵感不断。 鲍勃·迪伦说过,“有些人能感受雨,而其他人则只是被淋湿”。同样的一件事,其他人只能感受到一层、想到一面,而创作者则能将之层层剥开,从中汲取灵感。所以说,创作者通常要比其他人更敏感细腻,而越有才华的人创作出的东西就越个性化。 高晓松曾在节目里提到《同桌的你》的歌词被认为不够“上档次”。“你从前总是很小心,问我借半块橡皮”——“半块橡皮”这种芝麻小事怎能写在歌词里? 这种循序渐进的、有章法的创作体验,是电子产品等记录工具无法给予的。区别就相当于“电子邮件”永远不能传递出“亲手写信”所蕴含的情感,“电子书”也永远不能取代“纸质书”的油墨香气一样。 成功没有捷径可走,唯有量变达到质变。长时间、大量的积累阅读,就是我们常说的“持续输入”,其对象不限于文学作品,影视作品也是灵感的重要来源。如果创作者开始感觉到库存被掏空、写不出来了,就该反思下近期输入的量是不是不够。 想必出门前的他,回忆起年少时光和曾经的伙伴,写出了“那是我还不识人生之味的年代,我情窦还不开,你的衬衣如雪”。 抄歌词,算是我积累素材之路的开始。那时还在上学,不懂什么是“文案”,只是单纯觉得“这歌词不但懂我还押韵”,所以就认真抄下来以备后用,比如在写情书或写作文时拿来提高逼格。 不只是转瞬即逝的灵感需要被立刻记录,而是一笔一划写下来这个动作,不但能起到强化记忆和二次思考的作用,还能让我们看清自己的思考轨迹,更加顺畅地将分散杂乱的灵感梳理成完整有逻辑的创意。明智主帅李楠亲自宣布下一, 据说汪峰为了作词会常年阅读各种现代诗。而小柯老师则是读宋词。因为宋词就相当于歌词,长短句、平仄和旋律感都有。于是小柯便有写出独特的歌词写法,第一段是“是寂寞的路把你带到爱情最深处”,第二段就转换为“是爱情的路把你带到寂寞的最深处”,这不只是文字游戏还大有深意,准确体现出对爱情和寂寞辩证关系的思考。 就像朴树这样,他的词曲就是自我的化身,所以只能自己来写。哪怕《清白之年》曾找过高晓松填词也不太顺利。而我们现在看到的“此生多勉强,此身越重洋,轻描时光漫长,低唱语焉不详”,是朴树参加小学聚会前写下的。 尤其对于从事创作的人、热爱书写的人来说,哪怕在今天这个普遍较少用到笔的时代,“写下来”这个充满仪式感的过程依然至关重要、无可替代。 阿信则是把自己对社会事件的认知和态度写在歌词里。比如“摘一颗星星要盖高楼,爱一种自由燃尽石油,追一种富有却要挥霍所有”就是分别指向迪拜塔破产、阿拉伯和08年金融危机。

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
联系我们

400-50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澳门线上赌钱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