艾米·亚当斯半个艾美奖已到手

时间:2019-05-30

  吉莉安也参与了剧本的改编,尽管已经有不少原著粉在网上讨论剧情,但还是建议如果没看过小说的话,就先把书放一边吧。史蒂芬.金曾推荐这本书:“光用‘恐怖’两字,根本不足以形容这部小说处女作……在剩下差不多三十页左右我就不敢再继续往下看了, 但手指头却又不听使唤地继续翻着书页。”电视剧《利器》开局很不错,后面几集能不能造就史蒂芬·金描述的阅读时的紧张效果,也让观众拭目以待。

  艾米说:“我是最不喜欢没理由的裸露,我一直觉得大家不需要看到我的身体。”但因为情节需要,她也敬业配合,她还收集很多自残者的资料,男男女女都有,以求了解角色的精神状况。《利器》的部分画面相当骇人,艾米坦言8岁的女儿知道她在拍这部戏,但考虑到女儿的年纪,暂时不准她看。

  这部8集电视剧改编自吉莉安·弗琳的同名畅销小说,弗琳的另一部作品《消失的爱人》在被搬上银幕后在全球拿下3.7亿美元票房,并成为现象级话题作。《利器》的收视同样喜人,该剧在HBO的首播吸引150万人观看,比去年的获奖剧《大小谎言》还高了三成多,算上重播和点播,最终收视预计在210万人,这也是HBO自2016年的《西部世界》以来首播收视最高的新剧。艾美·亚当斯在剧中饰演饰演一位画风颓废、有着痛苦过去的女记者,粉丝更希望她能在5次竞逐奥斯卡表演奖失利后,能凭该剧先拿下一座艾美奖影后。

  剧情关键的母女关系也在首集中开始展露,卡米尔显然跟她那行事诡异的母亲(帕特里夏·克拉克森饰)关系冷淡,离家多年来,她们没有说过几次话。母亲她看到多年未见的女儿回家,不仅反应相当冷漠,且指责她不应去调查这件事揭别人的伤疤。而随着卡米尔记忆闪回,妹妹玛丽安的离奇死亡,似乎是横在母女之中的一道解不开的心结。

  演绎这样一个自我毁灭的女人,艾米·亚当斯在第一集中已经展示出了获奖潜力。艾米近年多次入围奥斯卡女配角、女主角奖,但得奖运却很糟,5次提名一次未中。有妮可·基德曼在《大小谎言》横扫艾美迷你剧影后、金球视后的前例,亚当斯凭自己在电影圈累积的人气与演技,也被影迷深深期盼能攻下艾美奖影后。《利器》原作者吉莉安对她也抱以厚望,“这是我的第一部小说,却是最后被改编的作品,12年的漫长等待其实伴随着浓浓的失落感。直到我遇到艾米·亚当斯,当下我心想:‘就是她了!卡米尔这个角色就是在等待她的到来。’”

  看过《消失的爱人》的观众,都知道作者吉莉·安弗琳不是写那种女主角如何找到对的另一半,从此过上幸福生活的故事的作者。她笔下的女性角色绝不是省油的灯,在她2006年的处女作《利器》中,弗琳就塑造了一个黑暗复杂、有一段疑雾重重的过去的女性主角。

  小镇谋杀案这种设定在美剧中已经很常见了,但是《利器》有着它不同寻常之处。不同于《真探》等剧,主角并非警察而是一名不大成功的女记者,而且我们很快发现剧情中诸如当地警察局长或特派调查员(克里斯·梅西纳饰)等在剧情推动上也无足轻重,艾米·亚当斯与她的谜之过去才是悬念所在。

  为了呈现全身都留着自残痕迹的角色,据说艾米·亚当斯要三到四个小时的时间进行身体上的特效化妆。在此前一个对谈中,导演让-马克·瓦雷提到这位演员需要面临的难处,因为她需要在一群特效师和化妆师面前近乎着开始了一天的工作,而艾米·亚当斯则表示:“我不像其他人那样看待这件事。就像大多数女性所理解的那样,我试着不照镜子看自己的裸体——这是另一种程度的脆弱。”她说,直到她丈夫给她的身体拍摄了一组照片后,她才明白这些伤疤看起来是多么令人震惊。

  第一集的名字叫“消失(vanish)”,在末尾,卡米尔揭晓了她最黑暗的一面,也让人突然明白了剧名“利器”的来历。可以猜测似乎就是在妹妹过世后,卡米尔找到了解放生命痛苦的出口——不断地用尖利的器具在自己身上刻字,如今,她身上除了脸之外几乎找不到一块完好的皮肤了。当这个令人震惊的画面揭晓在观众面前,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  艾米·亚当斯饰演卡米尔,身为记者的她不情愿地被派往自己的故乡,报导发生在当地2名青少女身上的绑架和谋杀案。遭到谋害的女童被发现时死状恐怖,凶手残忍的手段让整个小镇陷入恐慌。而就在卡米尔一步步探究凶杀案件的真相时,同时也拼凑出自己的过去,她需要直面心中恶魔的困扰。

  旧的记忆和新的冲突浮出水面,每当看到亚当斯和克拉克森在一起的场景,都有一种令人不安的感觉。敏感一点的观众都可以感到,母亲是一个触发点,卡米尔在年轻时候经历了一些可怕的事情,她现在将过去掩埋了起来。

  刚播出首集剧情的节奏很慢,但是气氛一流,压抑的感觉一点一点扩散至每一个角落,不停的闪回手法则与《大小谎言》中如出一辙。

  去年集结妮可·基德曼、瑞茜·威瑟斯彭、谢琳·伍德蕾的HBO限定剧《大小谎言》大获成功,在艾美奖上斩获最佳迷你剧、最佳女主角等5个大奖,原本凭借《达拉斯买家俱乐部》《涉足荒野》等佳片获得好莱坞认可的加拿大导演让-马克·瓦雷,成功涉足电视圈,今年又推出了新剧《利器》,自然备受期待。

  我们通过卡米尔的眼睛观察这个平平无奇的小镇,她言谈冷漠、沉迷酒精,有时观众会发现自己和她突然身处另一个场景中,过去与现在之间变得模糊起来,比如卡米尔在睡梦中被年少时的自己用回形针的一头扎醒,或是在家门口的长椅上与过世的妹妹对话,这些画面给剧集增加了迷人的诡异感。

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
联系我们

400-50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澳门线上赌钱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