桂林女子拍裸照假装被绑架 向亲弟弟要钱做生意

时间:2019-09-03

  

桂林女子拍裸照假装被绑架 向亲弟弟要钱做生意

  罗先生一再请求他再宽限下时间。 下午6点,绑匪发来短信称,已经把小芳给卖了,因为知道罗先生已经报警。

  办案民警陪同罗先生一起守着电话应对绑匪,稳住绑匪情绪;同时分出人手对小芳的家庭和社会关系进行调查。 调查发现,今年36岁的小芳,先后三次结婚,第三任丈夫家在荔浦,夫妻感情不好,正在闹离婚。但她与丈夫的堂弟31岁的曾某来往密切,两人常出现在市区汽车总站一带。 办案民警还了解到,小芳曾跟家里人要过钱,开口要3万元到20万元不等,说要拿来做“净水器”直销生意。

  罗先生是荔浦人,6月28日晚上9点10分左右,他接到一个陌生男子打来的电话,称绑架了罗先生的姐姐小芳,目前两人在阳朔。男子要求罗先生用一个晚上的时间筹钱,能筹多少筹多少,并约定第二天早上联系。

  获悉事情真相,罗先生说:“从接到电话开始,我就一直为姐姐的安危担惊受怕,我做梦都没想到姐姐会这样对我。”

  20多分钟后,曾某走进网吧,径直走到小芳身旁,办案民警立即控制住曾某,并将小芳带到一旁的安全区域。

  “我和我嫂子(小芳)想做直销生意,借不到钱,才想到这个方法来要钱。”曾某承认是自己提议这么做的,小芳答应配合。

  民警迅速展开侦查,20多个小时后,成功破获案件。结果发现,这起绑架案竟然是小芳与其丈夫的堂弟自编自演的荒唐剧,而目的只是为了从弟弟那里筹钱做直销生意。

  为什么会选择问小芳的弟弟罗先生要钱?曾某说,小芳其他家人都比较穷,唯独弟弟罗先生卖面膜还有点钱,所以选择了他。

  (记者申艳 通讯员李武)6月28日晚上,荔浦县的罗先生接到一个陌生男子的勒索电话,要求他迅速准备赎金去赎他的姐姐小芳(化名)。

  当晚10点10分左右,办案民警在汽车总站附近一家网吧发现了小芳,她正坐在一台电脑前吹着空调看书,身边没有其他人。民警在网吧假装上网,对小芳所在的位置形成包围之势,只等曾某出现。

  6月29日,曾某和小芳在忐忑不安中度过,大清早退了房间,后又返回小旅馆寄存行李。随后,他们沿着漓江边闲逛。小芳那两张裸照是临时起意拍的,他们选在解放东路一处偏僻的地方拍摄。

  6月29日上午9点40分,绑匪给罗先生打电线万元的赎金,并发来短信,要求把钱打到一张小芳的农业银行卡里。罗先生表示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,绑匪改口说那拿七八万块钱也行,并把交赎金的时间宽限到当天下午4点。

  当晚,民警着便服以住店为由,逐个小旅馆进行查看,寻找与视频拍摄背景相似房间的那家小旅馆。

  下午4点,见罗先生未能筹到钱,绑匪又发来短信,威胁说要把小芳卖到山区去,并通过微信发来两张小芳的裸照。

  晚上7点,绑匪再次发来短信,说人还没送走,让罗先生利用最后的机会赶紧筹钱。

  当晚8点左右,民警锁定了一家小旅馆。老板娘说,确实是有一男一女住在那间大床房里,已经住了20多天。当天早上,他们已退房,但行李还寄存在这里。周边的人看了照片后证实,那一男一女正是曾某和小芳,从他们两人的行为举止来看,小芳不像是被绑架。

  挂断电话后,罗先生再次收到姐姐微信发来的视频。视频中,小芳双手被反绑在椅子上,表情痛苦,正在用力挣扎。

  不久后,罗先生便收到姐姐微信发来的两张照片。照片中,小芳看上去很憔悴,双手被反绑在一张椅子上,一只男人的手抓着她的头发。 罗先生吓出了一身冷汗,连夜打车赶到阳朔县公安局报案。 阳朔警方投入大量警力连夜调查,但没有发现小芳及绑匪的任何行踪和信息。 6月29日大清早,市公安局分管刑侦副局长孔力军获悉,小芳和绑匪的活动范围在市区内,遂指派刑侦支队六大队接手案件进行调查。

  办案民警反复观看那段视频,发现视频拍摄地点是小旅店的房间里。联系到之前获悉小芳曾经常在汽车总站一带活动,民警将汽车总站周边五六十家小旅馆定为重点排查对象。

  办案民警打开他的手机,里面有他发给罗先生那些索要赎金的短信。另外,他的钱包里还有小芳那张农业银行卡。

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
联系我们

400-50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澳门线上赌钱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