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走了但我的心仍留在村里”离开前夜他给全

时间:2019-09-14

  还记得因为疾病的打击一度对生活失去信心的贫困户曾昭生,在工作队的关心下一步步成长为种烟大户和脐橙种植大户 ,日子越过越红火。 还记得空巢老人郑方圆夫妇,在我感冒时为我寻医问药,还要经常到村里看看我,把家里的时令水果带给我吃,在他们的眼中,我就是他们至亲的亲人,在我的心里,他们家也是我的家…… 不敢忘,一个个难熬的乡村夜晚,是你们陪我一起渡过,我们一起在村委会门口的小广场上聊天、喝茶、开座谈会。 有一段时间,脱贫攻坚任务非常重,我整天像“热锅上的蚂蚁”一样,压力特别大,你们过来安慰我,我们村脱贫一定没有问题,不要担心。 你们准备敲锣打鼓送两面锦旗到村委会,表达对驻村工作队工作的肯定。 后来被我从别人那里听到了,坚决制止了你们。 因为我相信,心里的认可比墙上的锦旗更管用。 不敢忘,一天早上自己由于忙于工作忘记了吃早点,贫困户曾广有特意煮了6个酒酿蛋一定要我全部吃掉。 2年多来,在村里吃了多少酒酿蛋我不记得,但我记得受邀去过60多户老表的家里同吃一桌饭,有800多个日日夜夜和村里的老表们一起生活在村里,由于经常早上吃泡面,村头小卖铺老板说,“刘书记,我店里的泡面一半是你买的”。 今天,刊发 会昌县委组织部驻村刘源结束扶贫工作离开前夜写给村民的一封信 ,一起感受扶贫干部的付出和价值: 还记得,夫妻双双残疾的贫困户廖土长在扶贫政策的帮扶下学习了一技之长,到服装厂打工,两个人一个月就有近6000元的收入,几年下来,还清了外债,盖起了新房,还生了两个健康可爱的大胖小子。 今天,你们,脱贫致富。明天,我将,原路返回! 我走了,但我的心仍留在村里 , 感谢大家两年多来的支持和陪伴,在往后的日子里,你们是我永远的牵挂。 这几年,要问基层哪项工作最重要最辛苦,非扶贫工作莫属了!扶贫干部真心不容易! 夜已经深了,但我仍旧没有睡意,透过窗户望着远远近近点缀在乡间公路上的太阳能路灯,从村委会一直延伸下去,经过村里的蔬菜大棚基地,经过西围、薛屋、山下甚至到最偏远的铜锣湾小组……我的思绪越飘越远。 大家好! 时间过得真快,掐指一算,驻村已经两年多了,根据工作安排,明天我就要离开这里了。 夜更深了,窗外旗杆上的红旗在微风吹拂下发出“沙沙”的声响。 我想,人这一生,应该要把自己活成一盏灯,照亮别人,温暖自己。 两年多来,我活成了你们的“灯”,你们也成了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“灯”。 往后的日子里,希望大家继续支持配合好驻村工作队的工作,继续保持好房前屋后的卫生。 相互监督、积极配合,共同搞好村庄环境整治。 希望大家多说团结话,多做团结事,努力构建家庭和睦、邻里和谐、村容整洁、民风纯朴、向上向善的村风环境。 不敢忘,我亲爱的父老乡亲,你们往往在我孤独待援的时候,为我带走了冰冷,寂夜,留下深藏心底的温暖。 不敢忘,在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,电闪雷鸣,暴风骤雨外加成群的蚊子扑向村委会,更糟糕的是,偏偏这个时候村委会断电了。 住在附近的村民汪家荣发现后,多次往返于村委会和家中,凭借过硬的电工技术硬是帮我把电接通了。 为了让老百姓摆脱贫困,扶贫 驻村和 当地 干部一起,付出了很多很多...... 还记得,刚到村里那会,天天泡在群众家中走访,怕村子太大,记不清贫困户住哪,我就绘制了全村贫困户居住分布图。 走访中,我认识了村民曾宪伟。 第一次见到曾宪伟,就被他那爽朗的笑声所吸引。 他总是乐呵呵的,即使妻子身患癌症,即使父亲20多年瘫痪在床,他也未曾有一点抱怨,相反他用自己的辛勤劳动,让这个不幸的家庭重新焕发了生机。 他在家里种了1000多颗脐橙树,现在都是处于丰产期的摇钱树,在家里开了小卖铺,是附近老人喝茶聊天的好去处,儿子买了铲车和挖机做小工程,一家人的日子辛苦但很充实。 最让我感动的是他20年如一日照顾自己的父亲,他的父亲80多岁,瘫痪在床20多年,生活不能自理,但是曾宪伟硬是每天帮老人擦洗身子,推着轮椅带老人到村里“溜达”。 由于长期无法活动,老人家得了便秘的毛病,大小便说来就来。 有一次,曾宪伟到20多里外的珠兰乡购买脐橙秧苗,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,赢辽胜京从6支CBA球队引援,父亲可能要来大便了,他马上开车赶回家,秧苗只能是第二天再重新去采购。 回到家里,他抱起父亲,就像父亲40多年前抱着他一样,不同的是,父亲拉不出大便的时候,他得用手去淘。 20多年来,曾宪伟用一颗孝心带领他的弟弟们把老人家照顾得“漂漂亮亮”、“妥妥帖帖”。 我把他的事迹材料报到县里,县电视台特意派记者到他家里进行拍摄,曾宪伟一家孝老爱亲的事迹相继被县、市、省、中央级的媒体报道,曾宪伟一家也由此荣获“会昌最美家庭”的称号。 获得荣誉那天,我也特意“徇私”了一次,到乡民政所要了一部新的轮椅送给他瘫痪20多年的老父亲。 还记得,2017年初到村里的时候,大家都在为村里的产业发展发愁,毕竟,产业兴旺是脱贫致富的基石,村集体经济也只有上级下拨的一些零星收入。 在县委组织部领导和高排乡党委的关心支持下,引进了高标准大棚蔬菜基地。 刚开始时,大家还是顾虑比较多。 土地流转出去,自己没地了怎么办? 租金怎么算? 能不能每年付清? 建高标准农田田埂清除了还怎么认得哪些是自己的土地? 记得那时,全村19个小组,户长会一夜一夜地开,涉及到土地流转的农户一户一户地上户,讲政策、讲道理、讲感情,算经济账、算时间账、算家庭账,最后还是几名老党员和村民小组长率先签了协议。 最终顺利建成了390亩的高标准大棚蔬菜基地种植“贝贝小南瓜”,打响了全县发展蔬菜产业的“第一枪”。 现在,大家不仅有了土地租金收入,而且在家门口实现了就业,村集体经济也有了“源头活水”。 顾虑打消后,有的村民已经在着手准备自己承包大棚搞种植,在脱贫致富的康庄大道上更进一步。

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
联系我们

400-50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澳门线上赌钱平台